舍友总是做我床腰用力地向她身体最深处撞去

听到李南方的叫骂后都看了过来,杰克满脸玩味的神色,小声说:“一对鸳鸯在里面呢。”

住店的男女在浴室里玩儿鸳鸯浴,这也不是多稀奇的事,大伙着急追杀那金发女人,也没心思去打搅人家的好事,纷纷恍然样子的点了点头,开始搜查卧室。

客厅沙发后,卧室床下,衣柜里都没人。

为首的黑西装冲到窗前,抬手推开被椅子砸碎玻璃的窗户,探头向三楼下面路上扫了几眼,接着挥手喝道:“她跳窗逃跑了,追!”

在他的带领下,几个黑西装纷纷从窗口跳出去,借着外面墙上的空调外机,好像超级玛丽那样,很快就跳到了地上,分头向两个方向狂奔而去。

“那些人,应该走了吧?”

侧耳倾听了片刻,李南方刚说出这句话,怀里的美女就一把掐住他脖子,把他脑袋死死按在了缸沿上,恶狠狠瞪着他的双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喂,你”

李南方刚要挣扎,美女右手抬起,勃朗宁顶在了他眉心。

李南方连忙举手投降,声音发颤:“别、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说尼玛个头!”

美女很没素质的骂着,喀嚓一声打开了保险。

“美女,这事好像不怪我吧?”

李南方眼光一闪,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如果这女人真要开枪,李南方有绝对把握在出膛之前,一拳把她打出去。

他承认,他确实对美女做了什么,但这能怪他吗?

全部责任都在她身上,说起来他才是受害者呢。

听他这样说后,美女明显楞了下,声音沙哑的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李南方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咋办。

其实他倒是想告诉美女:既然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那就将错就错先享受一下吧。

美女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枪口用力一顶他脑袋:“你想将错就错?”

李南方赶紧狡辩:“这可是你说的。”

美女脸色忽青忽白的过了片刻,才猛地咬牙下定了决心,低声喝道:“动!”

李南方不解:“动什么?”

“动起来!”

美女当然不会多解释什么,只是再次用力点了下枪口。

李南方这才明白了过来,赶紧:“美女,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美女双眸眯起,语气阴森的问:“你想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xincaijit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