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身体里面不不愿出来,帝皇受np

我只好走出了冲凉房。在沙发上等施玉回来,哪想到等了半个多钟,施玉还没回来。我的心砰砰跳,似乎出大事了。她可是大着肚子,出行很不方便。于是,我急忙出门去找。没想到,担心的事情应验了。只见施玉昏迷在楼梯道,胯下湿透,并带有很多血迹。她这是流羊水了!我吓得赶紧抱起她去医院。幸好,施玉没事。医生说是进入了待产期,随时可能会生,需要留院观察。这样,又给我和孔乔制造了机会。我内心燥热不已,满脑子想着跟孔乔搞暧昧。上午在冲凉房,我可是发现她那里的伤口好了的。也就是,我可以跟她干那种事。而今晚,就是机会!尼玛,我好挣扎啊,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整个屋子静悄悄,我和孔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卧室,像有着一股魔力,在呼唤我进去。“你不是很想得到孔乔吗?这么好的机会,你还再等什么。”我抓着头发,挣扎半个钟后,被控制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xincaijit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