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内谢_隔着布料磨蹭她的敏感处

我微笑着转身离开,心中却总有点小失落。

难道刚才那么亲密的动作,都只是为了测试我的反应?

哎!

看来还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只要一天不屌丝逆袭,女神就不会看上我!

离开雯姐的办公室后,我给刘媛发了微信。

“对不起,我不该忽略你的情绪,现在你好些了吗?”

很快,刘媛给了我回复。

显然,她收到我的安慰非常欣喜。

随后,我们愉快地聊了起来,她的愁绪也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转眼间来到了年中,我们接到了大学班长的邀请。

说是趁节假日举办一个聚会,让同学们联络联络感情,有家属的都要带家属去。

本来刘媛不太想去,但张建一再要求,她也只好答应了。

刘媛都去了,我怎么能将林倩舍在家里呢?

所以,四个人就一起去了。

地点在京都大酒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选在这个地方,份子钱肯定也很贵。

但同学聚会不是每年都有,大家都想表现自己混得很好,所以贵也不能说。

时间约的是七点半,我们怕路上堵车,提前出发了一会。

所以,七点就到了地方。

班长王洪博还是那么积极,早就在这等着了。

他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穿的西装革履,很像个学者。

毕业后,他因为和老师关系好,所以留在了大学任教。

要知道,我们学校聘老师的最低学历都是硕士。

“哎呀,你们两个臭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啊!找了这么漂亮的媳妇。”

一见面,他就乐呵呵地和我们打趣。

“班长,你可真会说!谁不知道你娶了咱们的系花?怎么,今天没一起来?”

张建上前迎他。

“嗨,我太太怀孕七个月了,实在不方便出来,等孩子满月酒的时候,我一定请大家伙热闹热闹!”

王洪波很开心地笑道。

我一听,估计又要随份子钱了!

这个张建,真是喜欢给自己找事!

毕业之后,我们最怕听到的就是谁谁结婚了,谁谁生娃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xincaijit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