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压在花核,腰用力地向她身体最深处撞去&女上司的秘密

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生活中还有过江凌这样一个青梅竹马的异性朋友。苏晴在单位里对我的热情和照顾,我的心思都用在了苏晴的身上,对她炽热的情感被我深深的埋藏在心里。

一份暗中滋生的情,在我的内心里发芽生根。

经历了在省城开会发生的那一幕,我们回到岭南市以后,苏晴在工作中对我的态度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是我从苏晴的语气和举动中感觉出来的。

从我和苏晴有过一次关系以后,我快成了苏晴的半个司机。她出去应酬的时候,只要不是特别重要的应酬,不能带着下属例外,苏晴都会叫上我,让我给她当司机。

她的理由,说是自己担心一会儿喝醉了,有我负责开车送她回家,她就可以放开性子的去陪客人们喝酒。

不管苏晴说的是不是她心里想的,可以和苏处长一起出去陪领导们吃饭喝酒,我把这种活动当成是培养人际关系的机会。多在领导们面前露面表现自己,说不定哪天就会成为领导眼中赏识的人才。同时,我也喜欢着这份工作,能够有更多的机会陪在苏晴的身边,感受着苏晴带给我的暖暖爱意,我仿佛享受到了自己处在热恋的波涛当中。

我和市建委的伍主任走近关系,也有苏晴的一半功劳,苏晴带着我去参加的一个饭局上,我认识了伍主任的女儿,还在读大四的伍锦熙。

下午,我陪着苏处长去了一下市政府,由我负责给她开车。回单位的路上,苏晴的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语气很恭敬。

我猜想,这个电话定是某位领导的来电,职位一定是在苏晴之上。听了几句,我才知道这个电话是伍主任给苏晴打过来的。

“伍主任,你说晚上啊,在什么地方?素月苑,好,好,我一定到。伍主任,我能带一个同事出席今晚的宴席吗。嗯,好的,谢谢伍主任,一会儿我们就直接到素月苑。”

我知道这电话是伍主任打的,但我没有问,等苏晴通话完了以后,我看着苏晴。如果是该说的事情,我相信苏晴会告诉我。一个下属主动去问领导的隐私,这是大忌,会惹得领导不高兴。

苏晴挂断了电话,说:“三喜,晚上陪我一起去素月苑,今天晚上伍主任请吃饭。我跟伍主任在电话中说了,他也同意让我把你一起带过去。”

“今天晚上是伍主任的生日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xincaijit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