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大绑旗袍交通员,男生在一起洗澡太尴尬

“怎么不说话?”

我明知故问,又说了一句。

宋敏鼓足了勇气,主动抓着我的手:“张骏,是我。”

她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了刚才的底气。看样子刚刚她也不是真的没有一点理智了,还记得之前生的事情。既然她能回想起来,就知道是我在关键时候救了她。

今晚我要是不在,宋敏早就被那个郭胖子拱了。

宋敏走进我的房间,顺手把房门关上了,她脸上的潮红还没有消散。之前我往她身上浇冷水,能让她恢复理智,但能不能让她体内那些药性挥就不知道了。

毕竟我只确定过胖子给宋敏下了药,但不知道下了什么药?有什么功效?

宋敏做到了床上,两条腿叠起来,样子十分的火辣。

我小心看了几眼,大气不敢喘的走到宋敏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定定站着。

“张骏,你的眼睛好点了么?”

她随口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好多了,不过看什么都是模糊的,就能大致认清脚下的路。敏敏姐,刚才的事情……”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xincaijit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