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束腹虐孕的小说,把美女的衣服全部抛光的游戏

最近越来越鼓。听门口卖饼的师傅说,应该叫我妈买个小衣服穿在里面。

我打听了一下,那玩意很贵,为了防止别人看出我的异常。

我搞了一些胶带,贴在胸前,除了每次一撕开疼得慌,倒也好使。

但现在被他一捏,那胶带被撕开,疼得我火一冒,我瞪着他就吼,“泥马,放开!”

王成安竟然也一点不气。他好像发现了我的秘密,手顺着衣服底下,直接去摸我的胸,“看来真的是长大了。舅舅帮你看看,这胸前是怎么了?”

“看你妈,我让你放开我!”我又吼了一句,声音小了很多。

因为胸前被他一摸,浑身竟然有些酥麻。

胶带也被撕开了,隆起的乳头挺立着,粉嫩粉嫩的。奶白的身子光在他跟前,太阳一照显得绵软滑腻,好像能掐出水来。我有些紧张,锁骨也跟着动了动。

王成安眼睛发直,他绕着我的乳头,又揉了一把,“疼了吧,舅舅帮你揉揉。”

我本来想要骂他,但突然想起我妈每次开心的样子,有些好奇,那些野男人也是这样让他开心的吗?

王成安粗粝的手指揉捏着我胸前那团,食指和拇指搓揉着顶端,“阿九,舅好受难,下面涨得慌……”

我被他揉捏得身体渐渐软了,突然看见他双腿间有个东西鼓了起来,上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我这才开始慌了,“你要干嘛?”

第2章治病

王成安没回答我,张着嘴啃向了我的胸前。

我胸前变得好涨,意识到事情不对,使劲推他,“王成安,你要干嘛!”

他箍住了我的双手,笑着说,“阿九,王凤梅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了。你恐怕还不知道?她被追债的人找到了,现在还在医院里。今天手术费不到位,就等着死吧。”

我怔住了,心头一阵阵发紧,看向王成安,“你骗我的,对不对?”

王凤梅的确一个星期都没有回来了,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出事。我以为天上就是下刀子,王凤梅也会无耻地躲过,勾搭着野男人回来。

我恨她,恨她不管我,恨她从没正眼看过我……但她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链接。

没了她,我甚至都不知道去恨谁……不,她不能死。

王成安看出我的慌张,到了我跟前,“我可没闲工夫骗你。不过你也不要慌,我一定会救她。只是我最近有些不舒服,需要你帮忙看看。你治好了我,王凤梅的手术费,我立马就给付了。”

“什么病?”我从来没听说过王成安有病,只是半信半疑地看向他,“我不会治病?”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xincaijit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