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珠一颗一颗的塞了进去bl宝贝我们在这来一次

那天以后,我疯魔了一样,每天都蹲点她,范抓住我多次之后都被我气笑了,干脆要了我的电话号码,让我当她的生活助理,说看我可怜,当生活助理累了些,总比当不入流的狗仔强

虽然我不知道她哪儿来的那么大胆子敢雇用一个狗仔,但能当女神的生活助理,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舍得拒绝,我,自然也不会

而我真正要讲的故事,正是那段助理生活

那段生活,让我真正见识到表面光鲜的女明星,私底下到底有多么的混乱

除夕那天晚上,我在酒店睡得迷迷糖糊,门被敲响了:大半夜的不睡觉,谁特么闲得蛋疼敲门

我心里不爽的去开了门,看到来人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她喝醉了

依靠在门框上的她,一袭黑色楼空长裙,酥胸半露,媚眼如丝,而长裙一边更是开叉到大腿根,隐私部位若隐若现,引人遐想:而我更是瞬间扎起了帐篷,平角裤被撑得持明显

你在睡觉?大…大半夜的睡什么觉?”

她媚眼如丝的白了我一眼,跌跌撞撞的进了我房间,将自己摔在沙发上

我尴尬的赶紧找短裤穿上,一边心跳加速的给她倒热水一边说:“姐,心情不好吗,喝这么多酒

她没理我,不过接过热水的时候,她冰凉的小手碰到了我,我心尖一紧,觉得她的手好软,而她身上其他地方肯定更软

“赵阳,你说你们这些臭男人,是不是都是一个德性,吃干抹净,翻脸就不认人,天生就知道欺负我们女人,是不是?”

范喝了口水,看着我,情绪有些激动,眼眶也红红的,可我的注意力却在她的胸口,那半露在外面的雪白峰峦,像是有魔力一样,让我口干舌燥,浑身都在烧

“姐问你话呢?”她抬脚了我一下,我没感觉

“姐,坏男人是不少,不过好男人也多,比如说你面前这个就不错,姐,要不是要试试?”说完这话我心研研跳,生怕她跟我急,说我调戏她,要扣我工资

范白了我一眼没说话,但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她对我没兴趣

范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双腿微张,酥胸起伏,看得我都忘记了呼吸。

我心跳陡然快了起来,眼里满是范那豆腐般白嫩的修长玉腿和胸前那雪白的峰峦,她喝得很醉,所以,即便我干点什么,她事后也不会知道吧?

这念头一出,我的呼吸都滚烫起来,看着沙发上任人采擷的范,裤档撑起了高高的帐篷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xincaijit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