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来朝着那硕大压下去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n

而且人员中除了一个负责接待的员工是个女孩外,基本上都是男士,年龄从二十多岁的男孩子到四十多的以婚男士都有。

不过,大家如此对待徐萌,不仅是因为她是公司的经理,在这里还有一个特殊而且隐秘的原因,在所有员工中都心照不宣。

由于业务繁忙,徐萌经常会感觉十分疲惫,尽管在家已经睡了很多的觉,但早上来到公司后还会感到十分的困倦,经常要先睡上一会儿才会缓过神来。

大家边说边笑的走进徐萌的办公室,一起动手把徐萌从座位上抬起来,放到办公桌上,然后纷纷动手把徐萌的衣服统统剥光,一边印证他们打赌看徐萌所穿的内衣的颜色和款式。

所以每次每人干徐萌的时间要根据报名人数的多少来规定,当然,每次可以允许两个甚至三个人同时进行。

大家都很关心徐萌,徐萌的由于每天过度的而出现松弛扩大的现象,大家经常会从自己家中带来各种品牌的伟妹和紧来给徐萌使用。

可是由于经常跑业务的关系,他还是总喜欢上歌厅去泡小姐,他的性欲很旺盛,私下聊天时常常和大家聊他的花花经历。

老张听罢,坏笑着问陈新:「是不是特想干徐萌经理?」陈新笑着说:「我都是冲着她,而且和女友时还经常把女友想象成徐萌经理,然后干得特有劲!」老张听了哈哈笑了起来「是呀,是呀!是男人都想上她!」

然后他想了一会忽然问陈新:「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敢不敢上她?」陈新说道:「如果真有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的一翻!不把徐萌的嫩屄肏爆了我都不下来!」老张听完这话便小声对陈新说:「行,只要你听我的,我让你天天都能肏她!」陈新高兴的答应了。

徐萌经理也姗姗的从大门口走了进来,今天她穿了一件月白色的半袖无扣薄绸上衣,敞开的衣襟里面是一件淡兰色的齐胸紧身薄缎连衣裙,裙子的下摆贴身的遮住了大腿的上半部分,两条修长曲线诱人的小腿笔直的露在外面。

一双纤纤玉足上蹬着一双今年夏天最流行的黑色细带匝腰薄底高根凉鞋,不但称出了她一双精巧细致的美足,连她那五个整齐排列在一起的五个脚趾都显得玲珑小巧,徐萌夏天从不穿但她的双腿却象穿了一样的光洁细嫩。

今天的她看起来显得有些特别,除了一贯的甜甜的微笑和清澈的双眸外,一头修剪成长穗的秀发今天变得越发的直顺,如同一匹乌黑闪亮的丝绸一般。

陈新这才醒过闷来,红着脸连忙磕磕绊绊的说:「哦,哦,是,徐经理早!徐经理今天,好,好漂亮啊!」

今天的工作特别忙,作为主任的老张今天一来便把所有的人员都派到外勤接定单去了,办公室里只留下了他和陈新两个人。

这时老张走到陈新傍边看了一眼徐萌办公室的门,面露笑容的轻声对陈新说:「还记得昨天晚上酒桌上我跟你说得话吗?」陈新一愣随即想起了那些酒后的交谈,脸一下变红了,他看着老张紧张的点了点头。

然后将胶囊拧成了两瓣,从里面露出一些白色的药粉出来,老张把把白色的药粉统统倒进了咖啡里,然后用小勺搅匀。

老张裂了裂嘴说道:「别那么罗嗦行不行?胆小就跟你座位上发呆去!」陈新吐了吐舌头,笑着端起咖啡向徐萌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敲门之后,陈新觉得心脏狂跳不止,在里面传来「请进!」一声清脆的声音后,他小心的推开办公室的门。

徐萌此时正伏在电脑前办公,抬头看到陈新手捧一杯咖啡走进来时,笑着说:「啊,谢谢你!干吗这么客气。

老张伸手到徐萌头前探了探徐萌的鼻息,顺手在徐萌的脸蛋上摸着,然后淫笑着对陈新说:「嘿嘿,怎么样?听我的没错吧!嘿嘿,现在这个妞就是属于你和我的了。

老张拍了拍陈新的肩说到:「小子,你先站到一边去,我来教教你怎么样来玩这个女人!」陈新乖乖的站到了一旁去观摩。

只见老张走到徐萌身旁,伸手摸了摸徐萌的一头如丝一般的秀发,然后把手放在徐萌的脸蛋上抚摩了起来,他用食指轻轻的按在徐萌的嘴唇上向下拨开,露出她那洁白的牙齿。

接着老张低下头去用嘴压在徐萌的嘴唇上,将徐萌鲜嫩的樱唇吸进嘴里允吸了起来,仿佛品尝着一盘好菜一样。

他捏住徐萌的两腮,迫使徐萌张开嘴巴,然后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徐萌温润的口腔中用力的搅拌起来,他卷起了徐萌的舌头不停的舔动着,并把那香舌卷进自己的口中轻轻的咀嚼着,同时和徐萌交换着口中的唾液。

当他把徐萌两只乳房揉过之后,便站起身来,将徐萌翻过身去,剥掉了她的那件白色的外套,接着又扒下那条淡兰色的连衣裙。

这时躺在办公桌上的徐萌身上只剩一件玉色的蕾丝纹胸和一条同色半透明的三角真丝了,而下面隐隐露出一块黑色的印记,没想到徐萌竟然穿得这样骚?」

跳上办公桌盘腿坐着楼起徐萌,让徐萌仰靠在自己大腿上,低下头去亲吻徐萌的嘴唇,同时右手按在徐萌右边的上,轻轻的揉搓了几下,然后便把整个手掌伸进乳罩里不停的大力揉搓起来。

而左手则顺着徐萌的腹部滑到了她的裆部,一只大手先在徐萌的外面抚摩了几下接着便整个滑进了里面,在徐萌的阴部蠕动起来,由于手的原因被撑得变形夸张,但从外面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到老张的手指在徐萌肉缝中上下摩擦的动作。

老张在玩弄了一会之后,把手从徐萌的内衣中抽了出来,然后仔细的把徐萌的和从她身上脱了下来,接着又脱掉了自己的。

「知道为什么不把她的高跟鞋脱掉吗?」老张回过头来淫笑着问陈新,「因为她这款高根凉鞋设计得十分,尤其是穿在徐萌的这双玉足上,很诱人!」陈新达道。

老张笑了笑,轻轻的说:「因为只有妓女在干炮的时候才会穿着高跟鞋,而且象她穿的这款高跟鞋也只有妓女才会去买。

仿佛徐萌是一个绝色的风尘女子,打扮得如此就是为了要勾引他们,而徐萌此时在陈新眼中怎么看都是个诱人的妓女。

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间袒露着一小丛黑色的丛林,柔软亮泽的浓密而有序的覆盖着稍稍显露出来的粉红色的微微湿润的桃园洞口。

老张看了一眼他,笑了笑说:「以前没怎么玩过女人吧?其实了以后她们并没有什么区别,见多了也就不觉得怎么样了。

他两手夹住徐萌的头固定在桌上,下身不停的迅速的在徐萌的嘴里着,不时将嘴里的唾液从里面带了出来。

接着他俯下身去,双手分开徐萌的两条大腿,把整个头部埋在徐萌大腿根部,用脸颊摩擦着那长满柔软细毛的。

然后他用手指轻轻将徐萌的两瓣大向两边拨开,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肉芽和两瓣嫩芽当中诱人的蜜穴。

老张毫不客气的把嘴盖在了上面,并开始用舌头在肉芽当中自上而下的舔动了起来,随着一下一下的舔舐不时发出允吸的啧啧声。

而此时他的也并没有因他口腔的运动而稍有停滞,继续上下摆动着臀部,将在徐萌的嘴里不停的搅动着。

抬手召了召陈新说:「小陈,憋坏了吧?别傻站着,来,过来玩她吧!」听到这话,陈新迅速的冲了上去,伸手就往徐萌的大腿上摸。

老张看到陈新猴急的样,笑着站了起来,把从徐萌嘴里抽了出来,跳下办公桌去,转身坐在靠背椅上看着办公桌上表演的淫亵的一幕。

陈新压在徐萌的身上不停的亲吻着她的嘴唇,双手用力的揉捏着两只羊脂般细嫩的,高高挺起的不停的上下摩擦着徐萌的,陈新此时兴奋得就象一头动物。

眼看着自己平日垂涎不已朝思慕想的美人,现在正赤身地被他压在身下随意的玩弄,而且手心传来徐萌滑嫩细润而温暖的肌肤的感觉,就感到越发的激动不已。

老张嘿嘿笑了起来说道:「OK!没问题,第一炮就由你来!」陈新听罢兴奋的裂嘴乐了起来,接着迅速掰开徐萌的大腿,把顶在徐萌的上,对准后,腰猛得向前一顶,「噗」的一声,将半个插进了徐萌的屄里。

好在刚才老张和自己事前玩弄了她半天,使得徐萌的内多少分泌了些润滑液,所以插入的时候还不算很费劲。

陈新抱住徐萌的大腿,微微将向后抽出些许,然后使劲往前一顶,一下将正根完全没进了,也许是力量太大的原因,昏迷中的徐萌也疼得哼出了声。

整根完全插进,他的小腹和徐萌的阴阜紧紧的贴在一起,没有一点缝隙,两人的也交缠在一起,他甚至感觉到徐萌那柔软纤细的搔到了他自己那低垂的肉袋,随着彻底的进入,陈新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大被徐萌窄小湿润的紧紧的包裹着,这种强烈的压迫的快感刺激着陈新的大脑,很明显徐萌已经不是个了,他在插入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当全部插进去后,他转过头来看了看老张皱了皱眉苦笑的摇了摇头。

老张笑着问道:「怎么?她已经不是个雏儿了吗?好象没听说她有男朋友,这么漂亮的妞不知道谁有福气先尝了她的鲜?真是可惜了!不过没想到她已经是个被别人玩过的了。

他用力的抽动着,又猛的插进去,全根没入,同时触到了徐萌的子宫颈口,而他的每撞到子宫一下,徐萌的便会抽动一下,显然她同样感受到了这种刺激。

随着抽搐的渐渐频繁,陈新也感觉到也逐渐变得顺畅起来,原来是徐萌的在受到陈新摩擦刺激后开始分泌出一些润滑液,帮助更加顺畅的运动。

并且随着陈新活塞运动的加快,里开始发出「噗唧,噗唧」的声音,而且声音随着频率的加快而变得频繁而响亮起来。

陈新双手握住徐萌两只乳房用力的揉搓着挤压着,两只白嫩的酥乳被陈新两只大手挤压成各种形状显得夸张而诡异。

陈新一边干着徐萌一边探下头去亲吻着她的嘴唇,并把舌头伸进徐萌的口中试着绞弄吸吮徐萌的香舌,把她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嘴里吃着。

肏屄时发出的「噗唧」声和亲吻时发出的「吱吱」声以及办公桌晃动时发出的「咯吱「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美妙动听的音乐进一步刺激着陈新的大脑,促使他更加疯狂的挺动腰肢更深的奸淫着他跨下的肉体。

徐萌美丽的面容在他的眼中就象是一个催情剂,让他把许久以来压抑在内心的对徐萌肉体的渴望更加猛烈的爆发着,渐渐失去理智。

然后他立起身子,双手攥住徐萌两只脚脖子将两条腿拉起来举到徐萌肩膀的上方,使得徐萌的后腰往前弯了起来,臀部离开桌面高高的翘着,整个完全暴露出来几乎与桌面并行。

听到徐萌陈新倍感激动「原来平日里优雅清纯的徐经理竟然也是这么的女人,居然被我干得直,看来她的确够骚够烂的!」陈新心里如此念道,接着便象对待外面的廉价妓女一样的疯狂的猛干起来,再无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他迅速的着,甚至感觉耻骨由于连续猛烈撞击到徐萌的裆部而带来的疼痛。

频率超负荷的加快间歇越发短促,终于随着陈新一声大叫,他的双手象铁箍一样紧紧搂抱住徐萌的身体,向前猛挺压住徐萌的,在深处爆炸开来,大量的黏附在壁上并迅填满了徐萌子宫的各个缝隙,随着有节奏的抽搐将一股一股的白浊的全数喷射进徐萌的体内。

他一动不动的压在徐萌身上嘴巴压着徐萌一侧的乳头,口水从无力的张开的嘴角中流淌出来顺着乳房淌到了桌面上,变软变小的依旧塞在徐萌注满了的里。

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射在她里面了!我射在她里面了!她要是怀上孕该怎么办?!那我可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说完他转身冲到桌子前,猛地一把分开徐萌的大腿,掰开粗暴的把手指插进徐萌的里用力往外掏着,接着他又从桌子上抽出一张餐巾纸来裹住手指用力插进深处使劲往外扣。

陈新气急败坏的一拳砸在徐萌的小腹上,「噗`」的一声,从口喷溅出几道洒到桌子上,徐萌也吃痛的哼了一声。

急忙走上前去拦住了陈新,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不就是射在她里面了吗?OK我有法子解决,你放心吧!」陈新听到老张的话两眼象看到救世主一般充满着急切和渴望,激动得说:「张叔!你真的有办法吗?救救我!」那样子看上去就差给老张跪下了。

笑了起来说:「别那么紧张行吗?我保证没关系的,先让我玩完了她在办好吗?」陈新看到老张这么一副自信从容的样子知道此言不虚,也便放心了下来,连忙闪到一旁说:「是是是,张叔我全靠您啦!您先玩着!您先玩着!」老张走到办公桌前看了看躺在桌子上的女人。

萌仰面平躺在桌子上,双腿十分夸张的向两边分开着,头歪向一侧,闭着双眼,小嘴微微张开了一道细缝,双颊由于方才激烈的性刺激的缘故而略见红晕。

而下腹渍满白色淫液的湿露的下面那粉嫩的中,流出的大量的白浊粘稠的沿着的褶皱流淌到桌子上并积聚成隆起的一摊。

曲线美的两旁徐萌那两只纤巧细润的玉足配合着伏帖系缚在脚面上的黑色高根凉鞋的细带缠绕出的美丽的线条,这一切构成了一幅美丽而散发着淫乐气氛的艺术画面。

当年他来到这家公司应聘时第一次见到徐萌便被这女人的魅力所深深的吸引住了她的一颦一笑都象电流一样震撼着他的内心。

那时他便有了一个,希望能在将来的某一时刻占有这个女人并完全征服她的灵魂,他要让这个女人变成他跨下的淫兽。

去伸手轻轻握住徐萌的纤纤玉脚,低头亲吻着徐萌的脚背并将玲珑的脚趾含在嘴里吮吸着,然后用舌头沿着脚踝和小腿一路舔了上去。

在他看来女人和高跟鞋是不可分的,对于现代女性来说高跟鞋几乎成了她们因素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干穿着高跟鞋的姑娘,正如他方才对陈新所说的,只有妓女才会穿着高跟鞋被干,他也同样喜欢干那种的女孩。

而且今天徐萌穿的高根凉鞋是今年最为流行的款式,几根设计得十分简单细细的带子轻巧的将鞋子缠绕在女人的脚上,女孩的双脚看上去似乎根本没有什么遮挡,却由此把女人的双足和小腿修饰得更加动人,这真是无意中的收获。

而老张之所以今天先让陈新这个小男孩,就是为了要在一旁欣赏让一个比徐萌还小几岁的男孩奸淫徐萌的好戏,这是给徐萌的第一个惩罚。

然后他低下头去贴近徐萌的,仔细的观察着徐萌黏湿的和那微微张开的挂满浓稠的粉。

指从徐萌的中抽了出来,手指尖上从里面拉出来一长条透明的黏液,这是徐萌里的分泌物,说明她已经准备好随时接受插入了。

用膝盖撑住徐萌分开的大腿,将身体骑了上去,他抓着徐萌的小手握住自己的上下套弄了一会,然后扶着挺立的乌黑粗壮的顶在徐萌的口上,对准以后将缓缓的插入里面去,并且整根没入。

里充满了陈新的和徐萌方才被挑逗出来的,所以插入的过程非常顺畅,一下子便顶到了子宫口。

徐萌的此时一缩一缩的紧紧裹住老张的,这个就是给他做的全身,而压在徐萌的子宫颈口上就象是被一张小嘴吮吸着一样,弄得老张心里直痒。

住徐萌的膝盖,微微前倾起身子纽动腰部一点一点开始在徐萌的里开来,每次抽出时都仅仅留在里面,而整个颈部都退出在体外,从里传出「滋~~」

的绵长的一声,而后又整根深深的一插到底,发出「噗~~」的一声大响,更有徐萌嘴里发出「啊`~~!」的一声消魂的声配合着情绪。

他此时的就仿佛是大提琴师手中的弓弦一样随意的在徐萌里游纫着,将「噗滋,噗滋」的打泡声和徐萌「嘤嘤~啊啊~~」的声随意的编制在他演奏的节奏里,而且是那么自然而动听。

奏过程中他不时地调整着「提琴」的位置和演奏姿态,以便奏出不同的,他时而抬起徐萌的大腿将她的身体侧转过来从斜刺着进入,时而将姑娘调成俯卧式从后面重炮轰击,时而又把徐萌团成一个肉球跨坐在上面穿刺不已。

姿势和方式看得陈新目瞪口呆,他以前总觉得自己的床上功夫已经十分了得,可今天看到老张这么干徐萌自己真觉得惭愧不已。

近一个小时里,徐萌的每一寸肌肤都布满了老张玩弄的痕迹,她的身体就象折纸游戏一样不停的被老张翻来覆去的摆弄着,由于被插得太过兴奋,昏迷中的徐萌也微微翻动着白眼,张着小嘴不停的喘息和着,许多口水自嘴角毫无节制的流淌在脸颊上洒得四处都是。

忽然徐萌闷哼一声,白眼向上一翻,脖子一梗身子绷得直挺挺的,两条大腿不停的抽着筋,同时老张感觉到徐萌的猛得收紧,死死的箍住自己的,一股灼热滚烫的黏液从深处奔涌出来,喷洒在自己的上,大量的黏乎乎热腾腾的液体包围着自己的填满了狭小的空间。

徐萌的内壁开始迅速的快节奏的收缩蠕动起来,象小嘴样吮吸着自己的,将粘稠的体液涂抹在上。

徐萌就象死人一样无声无息的笔直的躺在桌子上,任由老张在她下面动作着,屋子里顿时显得安静了许多,除了皮肉碰撞时发出的「啪啪」声和时发出的「噗滋」声越发清晰。

才泄过大量的阴精由于的原因而被带出了体外,上顿时污浊一片,老张乌黑的上沾满了白色溷浊的黏液,并且有大量的白液随着抽动而飞溅到四处。

到这情景实在忍受不住了,走上前去,用一种哀求的声音对着老张说:「张叔,我实在受不了了,让我再吧!」老张这时干得正爽,回头看到陈新那副可怜的样子顿时觉得好笑,说道:「我可正在帮你解决徐萌的怀孕问题呢,她的屄我不能让你肏,不过你可以的儿,在里面射也没关系。

平躺在桌子上,把徐萌背朝上的趴在自己身上,继续着她的,而陈新则跪在徐萌身后,掰开徐萌的,用手指伸进扣了扣,感觉有点干涩,便随手在桌面上抹了抹徐萌溅出来的淫液涂在里,然后用手扶住自己挺涨的顶在上,一点一点将从徐萌的插了进去。

进去便感觉到徐萌的里比她的还要紧,看来还从没有人从这里插进去过,所以这回也算是自己给她开了一回苞。

徐萌上,尽力将整根全部插进徐萌的直肠里去,才插到一半就感觉到徐萌体内的肠子蠕动的十分厉害,不时从下方的冲撞着自己,而且节奏十分整齐。

了一下便意识到那是老张在徐萌里的在冲撞着自己,原来和直肠之间只隔了很薄的一层肉壁,两根粗大的同时插在姑娘的身体里,隔着薄薄的肉壁相互摩擦挤压顶撞着,那瞬时产生了一种特殊而奇妙的感觉,仿佛徐萌的便活了,这情景从外面看起来显得极其淫秽和放荡,两只在彼此的挑逗中发生默契,用同一个频率的速度同时干着徐萌,而这也加大了奸淫徐萌的兴趣。

系列的迅速的后两个人同时达到了,一起在徐萌的体内喷射出大量粘稠的来,迅速灌满了徐萌的子宫和直肠。

再一次的陈新无力的从徐萌的中拔出变小的,上拉出来一丝长长的白色的粘液,瘫坐在傍边的沙发上喘着粗气。

不动的抱着徐萌躺在桌子休息了片刻,然后推开徐萌,起身坐了起来从一边掏出根香烟来点着慢慢的吸着,表情显得十分漠然,对于倒在身边象死尸一样的徐萌根本不看一眼,仿佛对他来说方才的一切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

一旁休息了一会,猛的转过神来,他想起了刚才他在徐萌里面的事来,急忙站了起来,对老张说:「张叔,您说帮我把射在徐萌肚子里的怂给弄出来,您看到底怎么着呀?」老张斜过头来看了一眼陈新说道「放心,我这就给你弄。

徐萌的双腿把她拖到桌子边上,抓了几张面巾纸随便的在徐萌裆上擦抹了几下,清理了清理过剩的排泄液体。

然后用手在自己耷拉的却也十分粗长的上揉了几把,然后用手扶着再一次把插进了徐萌的屄里,尽可能深的进入子宫颈中。

在把几份文件全部审批完毕后,老张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重新抱住徐萌的身体重重的杵了几下,然后一挺深深的把顶到徐萌的尽头,高仰起头来,一副失魂的表情,他的在徐萌肚子里一跳一跳的。

一刻钟的时间左右,老张把从徐萌里面拔了出来,却把徐萌的两条大腿高高抬起,使得徐萌的裆部朝天直指,接着忽然有一股异样的气味瞬时弥漫在屋子里,陈新闻了后奇怪的问:「哪来的一股子臊味?」老张嘿嘿笑了起来说到:「不好意思,这些天我有些上火,所以颜色重了些,味道呛了些!」

徐萌的双腿这姿势大约有五六分钟左右,便放下一条腿,并从桌子上抻出一叠子面巾纸来,一张一张卷起来用镊子塞进徐萌的里,面巾纸吸收了大量的尿液而变得膨胀起来,他再用镊子将纸巾从中取出来丢到垃圾桶里去。

老张这时又接来了一杯清水,重新举起徐萌的腿,掰开,将水倒进里,然后把两根手指插进里面去不停的搅动起来,徐萌的里便发出「咕唧、咕唧」的响声来,而后他又用相同的方法将水从里面吸干。

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将近10点半了,忙抬起头对陈新说:「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现在开始给她复位吧。

接下来,他们将办公桌上遗留的和徐萌的都擦拭干净,倒掉垃圾桶的废纸后,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半个小时左右,徐萌办公室的门开了,徐萌从里面走了出来,显得一脸的疲惫,然后对着陈新歉意的笑了一下说:「小新,麻烦你帮我打一杯热水好吗?不知怎么了今天早上感觉特别的累,哎呦,腰好疼呀。

没劲斜靠在陈新身上忙说:「不要紧,没关系,我可能是刚才睡着了后有点受风,我最怕去医院了,闻见那里的味我就恶心。

陈新乘机一手扶着徐萌的手臂,另一手楼住徐萌的纤腰,将她搀回到办公室里,徐萌笑了一下,打趣的说到:「好呀,小新乘我腰疼来占我便宜,好坏呀!」

心想,「楼腰算占什么便宜?刚才差点让你怀上我的崽子,那又算什么呢?」可嘴里却说:「象徐经理这样的美女,是男人做梦都想占便宜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xincaijituan.com